此情可待_爱情小说


  紫竹这一生注定将成为谢暮辰的新娘。

  宁家和谢家都是世代经商,紫竹嫁给谢暮辰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她虽然没见过谢幕辰几面可是她对他的事情早有耳闻,他十六岁那年跟随她的父亲北上经商,次年他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南方的皇商夺下,关于她的一切紫竹都有细心的收集。紫竹年满十六岁的时,双方父母决定选一个良辰吉日为他们举行婚礼,紫竹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兴奋的一晚上没有睡着,她一整晚都在想她的辰哥哥,她希望尽快的成为辰哥哥的新娘。婚期的前一月,紫竹收到到了许多对她不利的消息。她始终不相信辰哥哥会在她过门之前带回家一个小妾,听说还是辰哥哥亲自抱着她进门的。紫竹不相信那个对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辰哥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说这件事另有隐情!紫竹在屋子里想了三天,对这件事情有千万种设想,可是她万万想不到……

  一个月很短,转眼即过。婚礼也如期举行。她出阁那天,谢暮辰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台大轿来将她迎娶、十里红妆映红了天上的云朵,让整个江南人民都眼界大开。一派热闹非常的谢府前庭是一片觥筹交错的祝福声,可是新房却寂静的让人害怕。虽是洞房花烛夜,可是谢暮辰一直都没出现。满心欢喜的紫竹等着她的辰哥哥来掀开她的红盖头,然后喝一杯交杯酒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新娘。可天不随人愿,她一夜未眠,平旦之时,自己将那头上的红盖头拿下,小心翼翼的叠放整齐放在枕头下面。起身梳妆打扮。这一夜她想了很多事情。也许这就是她的命,之前她始终相信这辈子她将成为辰哥哥唯一的新娘,可是现在她不得不面对现实。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好像就是那么说说而已,即使是这样她却仍然相信辰哥哥是有难言之隐的。所以目前她所要做的就是扮演好辰哥哥妻子这个角色,慢慢的等着他回心转意。她苦笑了一下,然后吩咐下人去请他的辰哥哥。这是紫竹为人妻、为人媳的第一天,她理应去向她的公公婆婆敬茶,她是抱着侥幸的心里去请谢慕辰,所以她在前庭正厅的门口看到谢暮辰的时候还是有一丝惊讶。这是一千多个日夜以来紫竹第一次可以这么毫无顾及的抬着头来看他的辰哥哥。他还是和她想象中的一样清冷却不失温柔,可是现在的他看上去是满眼的疲惫。这样的辰哥哥让他好心疼,所以她默默的下决定,一定要将自己做到最好,不要成为她的后顾之忧。谢暮辰看到那个眸光清亮的紫竹妹妹眼里出现的落寞,心里满是歉意。可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让紫竹妹妹接受这样的事实,这对她太残忍。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是对他们此时最好的写照。

  敬完茶之后紫竹只看到匆匆离去的辰哥哥一个清冷的背影,可紫竹现在的心情却比之前释然。两天下来谢府里的大多数人已经接受她了。她在用她自己的行动来告诉她的辰哥哥,我在等你!

  这一天是紫竹回门的日子,谢暮辰作为新晋女婿需要陪同紫竹一起会娘家。这一次紫竹看到的谢暮辰更显憔悴,似乎是几天没有正常的睡过觉。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她所能做到的是让她的辰哥哥好好的睡一觉。从谢府到宁府的车程大概是一天一夜,一路上紫竹都在看着闭目养神的谢慕辰,这样就似乎感觉到心满意足。紫竹带着会心的笑意终于睡着在谢暮辰的身边,此时的他休息了一整天体力已经基本恢复。将靠在马车窗边的紫竹轻轻的搂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亏歉紫竹太多,唯有不告诉她事情真相才能让她远离伤害,这是自己能给她的唯一一点自欺欺人的保护。

  紫竹做了一个好梦是关于谢暮辰的,梦醒了、她睁开眼睛,瞳仁里正好倒影谢暮辰温柔似水的牟。她痴痴的望着他,毫无顾忌,甚至肆无忌惮。车夫告诉他们宁府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是这么的不合时宜。接收到这个消息的紫竹立刻猛的站起身来,不小心磕到马车的顶,又懊恼的垂直坐下去,可是坐着的地方是一块温暖的柔软。于是又将他惊得站起身来,可是这一次却被有头顶上疼痛感。她的腰间一紧,整个人跌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的脸倏地红了,但是她并没有再起身。而是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她在整理自己衣裳的时候手还在微微的发抖。谢暮辰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瞬间在唇边绽放。他率先下去,再伸出双手来搀扶紫竹下车,紫竹的心跳更加迅速了,但她很喜欢这样美妙的感觉。

  宁家双亲早已在家里等候他们俩多时,见面起来免不了嘘寒问暖。紫竹被母亲带到后院,而谢暮辰则被宁父请进书房,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才见到面。中午的时候紫竹看见自家父亲对辰哥哥赞不绝口自己也是满心欢喜。好像被夸奖的是她自己。下午的时候就由紫竹带着谢慕辰去看一看宁县的风景,高山流水,亭台楼阁,紫竹将她以前最常去的地方最有意义的地方介绍给谢暮辰。身为女子所能活动的地方不是很多,可是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属于他们俩的美好回忆。这也是紫竹向他引荐这些地方的原因。清风拂过、柳枝随风摇曳,紫竹突然鼓起勇气扑到谢暮辰的怀里,环住他的腰。谢暮辰的身体为之一振,随后他抱紧了紫竹,似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霸道却不失温柔。他们感受彼此的气息将要融为一体。风停了,静了,时间凝固了。

  紫竹的手被谢暮辰牵着,一路上她可以感受到辰哥哥手心炙热的温度,他们的影子在夕阳下融为一体,自然而美好。回到宁家之后,宁父地一声装模作样的咳嗽声,才令紫竹恍然大悟,然后离开那只温暖的手心,飞也似的跑向自己的房间。她没有注意道德是那时的谢暮辰心情大好的浓浓笑意。她的晚饭是由谢暮辰亲自送过来的,谢暮辰全程看着她将自己端过来的晚饭全都吃干净,紫竹觉得幸福来的太过突然,让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果不其然,他满是笑意的将她嘴角的那颗饭粒擦掉之后:“紫竹,今晚我有急事,要先回去一趟。”他看着她略带失望的脸继续说道“明天我已经安排人送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紫竹虽然很想问有什么事情,可是她忍住了。她懂得适时而止。可是当他看到门外那张虽是陌生却令人影响深刻的脸时,心情一下跌落谷底。她瘫坐在床上:原来你对我的好都是建立在她不在的情况下,原来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呜咽声转变为啜泣声,募地紫竹停止哭泣站起身来。走进前庭,拜别父母,连夜赶回去。

  等她回到谢府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她径直的让人带路去她从未他过的西苑,她从进府之后就听人说小妾住在西苑,而西苑曾是谢暮辰以前住的院子。凝霜是她心中的结,既然她与凝霜早晚都是要要见面

© 2013 613bab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