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恋人_校园小说


  第三次坐在英语四级考场,这个考场,属于补考区,我是唯一的女生。试卷还未发下来,百无聊赖,我开始玩橡皮,橡皮的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写着“可可必胜”这就是我的自我安慰。

  前排,是同班的阿城,不时的转过头看我,顺带招呼:“不要紧张”其实,他比我紧张多了、乍暖还寒的天气,他却如临酷暑,夹克都已汗湿,牢牢贴在背上。我忙低下头,不敢看他。看他一秒,会紧张十分。

  自小,我语言能力低下,俩岁会喊爸爸,妈妈;七岁是个半个磕巴。所幸世上有爱迪生,爱因斯坦,曾受尽屈辱却成就非凡的例子,何况我姓艾,名可可,所以并不自卑,笑言:“爱家人都这样”

  摸爬滚打进了大学之后,年电子工程,从此远离语文,没想到,他山更有拦路虎:英语四级,考不过不发学位证,从此夜不能寐,食不甘味,听说系里已有同学GRE2400分,我却三入考场仍不得解脱。

  不用问,这个阿城和我一样,

  考试结束,收拾文具匆匆逃离考场,阿城追过来,口中喊:“可可,你这次考的怎么样?”

  恨不得捡起砖头砸他。什么叫“这次”考的怎么样?摆明可告诉别人我已经补考N次了。四周目光聚关灯般刷的射过来,恼羞成怒,我狠狠的回敬:“你这次又考的怎样?”

  他已经跑到我身边,抓耳挠腮:“只要你考得好,我无所谓啊”

  天!我怀疑她不仅语言能力低,智力也有问题。好像他不是来补考的,而是监考老师。

  急急走回宿舍,把他帅在后面,任他狂胡乱喊。

  二

  第二天,早早起床,我拿着四级单词小口袋树到小树林温习,这次考试,多半又是一次演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样刻苦,还有一个原因:同班志高也在小树林温习功课。只是,他早已拿下六级笔试,现在为六级口语做准备。哪里像阿城那个大头,笨西西,傻呵呵,和我一样语言能力低下也敢来追我。莫非自以为气味相投,志同道合?

  我曾讥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他知难而退。他笑笑,居然说:“吃着天鹅肉的癞蛤蟆,就是成功的癞蛤蟆。”我几乎昏厥,可见他胸无大志、

  丁香丛中志高白衣白裤,微风过处衣袂翩翩,志高是标准的伦敦腔,深沉厚重,丝毫不沾美语口音的轻浮圆滑。看的痴呆,志高是我的偶像,他的一切我都喜欢。

  每天一起学英语,他蒸蒸日上,我每况愈下,四级第一次50分,第二次48分第三次——哎,不说也罢。这一切不是和志高没有关系的,他害我走神,害我魂牵梦萦,看倒单词,长此以往,想过四级也难。

  志高转头对我微笑,水着只有女子笑比花娇。

  丁香在他四周怒放,紫色的花束,每朵只有四瓣,据说,单恋的人找到五瓣丁香,幸福就会降临,原本毫无察觉的爱人会感到觉自己狂热的心。莫非,五瓣丁香已为我胜放?

  正傻笑的时,眼前出现一片阴影,我惊得叫出声,凝神细看却是阿城,他咋咋呼呼,手里挥着新买的复读机,:“来,来,来借助高科技的力量,下次四级必过无疑。”

  我挥手甩开阿城,抬眼却看见志高看着我,立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已越来越注意我,美好的一天就这样被阿城破坏,他必定是故意的。

  三

  决定和阿城好好谈谈,地点约在教学楼宽敞的大厅,那里人来人往,就算志高看见,也不会误会。

  大厅里熙熙攘攘,独独不见阿城。正自得意,他却从侧门闪进来。白色衬衣,深蓝西装,脖子上系着暗红色的领带,就差一朵玫瑰。暧,这痴男。

  向后急退俩步,准备好的说辞飞到九霄云外,舌头不会打弯,开口竟是,:“阿城,你不要缠着我,我并不喜欢你、”

  “你喜欢何志高?”他反应骤变,但仍是敏捷。

  “对对对,”我拼命地点头“你这样缠着我,他会误会我俩恋爱。”这样开章明义也好,让他彻底死心。

  阿城看着我,没有说话,原以为他会像言情片里被甩的男主角,拽住我狮般咆哮,:“为什么?”然后将我的骨架要散。

  他只是无奈的笑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四级英语听力参考书。:“送给你的,不喜欢我,至少收下这本书。”

  再也没办法拒绝。伸手接过书,看他走出大厅,孤单的背影,我竟微微有些心酸。

  不去管他吧,乐天男生的悲伤,能持续多久呢?

  四

  青春娇俏的女子,尽管英语差些,怎么会有过不去的坎,何况帅哥又不难钓,只需在他早读时准备好可口的甜粥。抓住男人的胃,就是抓住男人的心,我不是一级厨师,但食堂里却挤满一级厨师。

  如此坚持一个月,直到他问:“可愿做我的女朋友?”

  “愿意,愿意。”眼泪淌下来。这个男生,为他熬夜早起终于得偿所愿。

  给他送饭,一起背单词,上自习,志高是个极刻苦的人,一旦钻进书本里,绝不愿出来。他并不特别关心我,但我已心满意足。

  小树林,丁香以谢,但我的五瓣丁香为志高灼灼胜放。

  又是一个月,英语四级成绩公布:我56分。

  在小树林里对着志高哭泣。虽然结果早能预支,但亲耳听见大厦坍塌。仍是伤心。

  志高牵着我的手:“重头开始!”

  “以后我每天做一套模拟题,你给我讲解,好不好?”我提出要求。

  “一切依靠自己。6级口语考试就要开始,我并没有太大把握。”

  “一天只一套,你帮帮我。就是因为你,我才过不了4级的。”我撒娇。

  “你可以报四级补习班。”他仍然拒绝。

  初秋,微风吹过,我乍感寒意。志高,至少应该安慰我,哪怕假意应承,我知道学习是自己的事,不会真的依靠他,但他竟——

  想起阿城,不知他四级是否通过?会不会共勉?

  五

  回到宿舍,听见室友议论:“阿城和可可又没过,真可怜!”

  另一个室友接腔,:“可可可怜,阿城不可怜,他GRE考了2400分,早够出国了

© 2013 613baby.com